學者?學生

劉濤:常駐資源心 依舊逐夢人

發布者:覃宇發布時間:2019-12-06瀏覽次數:1525

    劉濤,男,漢族,中共黨員。2010年畢業于武漢理工大學礦物加工工程專業、獲博士研究生學歷,并進入武漢科技大學任教;現任武漢科技大學資源與環境工程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湖北省釩資源開發與利用產業技術創新戰略聯盟副秘書長。

  

劉濤:常駐資源心 依舊逐夢人

通訊員  施耀斌

  

    夜晚11點半的武漢科技大學已經是一片寂靜,41歲的劉濤和往常一樣從資環學院的實驗室離開快步往家中走去——他要爭取在“今天”之內入睡。轉天早上6點30分,他會準時起床,7點鐘不到就能精神抖擻地出現在實驗室。

    迄今為止,這位“70后”資源利用與開發科技研究者發表論文68篇,其中32篇被SCI或EI收錄,獲授權國家發明專利31項,參與編寫著作4部;獲國家技術發明二等獎1項、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2項,湖北省科技進步一等獎3項,中國專利優秀獎1項;主持2018年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固廢資源化”重點專項、國家“863計劃”課題等國家重特大項目7項,參與國家科技支撐計劃重點課題以及其他國際合作項目和省部級重大項目14項;獲評“第十一屆湖北省青年科技獎”、“第三屆武漢青年科技獎獲得者”……學校領導曾不止一次提起,希望有更多像劉濤一樣的青年骨干力量成長起來,助力學校“雙一流”建設。

  

站好三尺講臺,為資源產業發展培養“有情懷”的人才

    隨著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大力實施,資源開發與利用在創新型國家建設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除了傳統資源開采、資源開發之外,更關乎航天航空、電子信息等其他行業領域,全面服務于國家經濟和社會生活。這也對資源開發與利用產業、人才培養提出了新的更高的要求。

作為礦業工程學科最年輕的博士生導師,在他看來,資源開發與利用人才培養“因人而異、因勢而異、因時而異”。本科生培養需要注重基礎課程的學習,只有夯實理論知識基礎、熟悉專業技術技能,才能掌握專業要求、形成專業思維;碩士研究生尤其是礦業工程類專業碩士研究生的培養,要注重應用與創新,對接國家重大工程和發展需求,學好傍身技踏踏實實服務社會;而對于博士研究生的培養則是要站在學科領域前沿方向和國際視野上,對接國際和國家對資源開發與利用人才的需求,做前沿領域的創新性探索。

    “學生培養過程,是世界上最寶貴‘資源’的開發與利用過程”。劉濤在學生培養中秉承這樣的理念,突破了許多人認為工程類專業基礎課講不生動、講不好的瓶頸。他引導大家思考“不同時期、不同國家,資源開發與利用對人民發展、社會發展和國家發展有什么樣的轉變和作用?”。他詼諧地對研究生說:“今天,我們這一代選礦工程技術人員不認真思考資源開發與利用的優化方案,下一代工程技術人員就要在我們丟棄的‘廢渣、廢水’里糾正我們”。

    許多學生問:“礦物加工工程專業畢業是不是就是去選礦廠,那里環境是不是很惡劣”。劉濤不假思索地說“那都是老黃歷了,不了解新時期學科專業面向的新工程應用是因為我們沒有親身看到”。從“暑期學術夏令營”、到大學本科專業課程拓展訓練、再到研究生工程實踐,劉濤把“課堂”搬進國家環境保護礦冶資源利用與污染控制重點實驗室,搬進寶武集團實習實踐基地等一大批現代先進企業中。

  

用“創新”賦能“新應用”,為大時代做出“頂天立地”的科研

    2018年12月,科技部公布2018年國家重點研發計劃“固廢資源化”重點專項——“鋼鐵化工多產業典型固廢耦合利用生態鏈接技術”成功獲批,專項經費資助2543萬元,劉濤作為項目負責人。

    從起初涉入的含鐵渣塵利用領域,到研發出我國標志性先進提釩新工藝;從參與建設湖北省釩鐵資源高效利用國際科技合作基地,到我國礦冶領域第一個國家環境保護重點實驗室——國家環境保護礦冶資源利用與污染控制重點實驗室落成,15年來,劉濤及其科研團隊,立足行業前沿,創造出一大批能解決實際應用、產生社會價值的“頂天立地”的科研成果。

    “如果大家都說你做的(研究)方向是好的方向、有可預料結果的,那么好,這個方向我就不想做了。別人說這個方向不太好做,那我偏要嘗試一下”。在科研方面,劉濤堅信沒有“啃不動的骨頭”。在他看來,做科研能產出成果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能瞄準行業發展瓶頸、解決實際效用問題,“簡簡單單資源回收率,提高1%放在1個企業可能是幾百萬、放在1個區域是幾千萬、放在整個國家就是幾百億了”。

    參加工作之初,劉濤涉入的含鐵渣塵利用領域,開發出超極限(h/D)分選提純新工藝、新裝備,發明了基于功能抽取及分子設計的高效含鐵渣塵氧化、冷壓球團添加劑,研制了用飽和蒸汽介質對轉爐LT干式粉塵及AOD、EAF爐粉塵進行旋風消解處理的技術及關鍵設備,實現含鐵渣塵利用技術的重大突破,對推動我國冶金行業節能減排、資源循環利用、緩解我國冶煉原料進口壓力發揮了重要作用。再到近年來在國內首創了雙循環高效氧化提釩新工藝,創建了全新的在線循環新思路,發明了自催化-高效解離-循環氧化提釩新方法,突破了含釩頁巖低價釩難以氧化轉價的技術難關和環境瓶頸,首次開發出我國標志性先進提釩新工藝。

    “在其位、謀其政,做這個領域的科研工作者,就是要做研究前景、研究實用、研究意義的研究”。如今,不管是含鐵渣塵利用還是釩資源高校開發與利用的相關研究技術,均已在國內十多家提釩企業得到推廣應用,新開發的節能、環保配套技術還先后用于武鋼、柳鋼、廣西礦業等國內20余家鋼鐵企業,取得了顯著的經濟和社會效益。

  

把“思政”扎根基層,鍛煉一支“又紅又專”的隊伍

    2018年,在學校、學院黨委的支持下,劉濤牽頭并成功完成國家環境保護礦冶資源利用與污染控制重點實驗室黨支部建設,并擔任第一任支部書記。

    “對于中國科學研究工作者來說,扎根中國國情、圍繞人民需求、面向時代需要,用思政賦能科學研究,才能扎實做好我們自己的科研”。圍繞支部建設、學科建設、科研發展敢于提出新思路、開辟新途徑,從不回避工作中遇到的難題。

    劉濤倡導黨支部要“立足個人發展,帶動團隊發展”,搭建教學、科研溝通平臺,幫助教師成才成長。作為支部書記,他每年組織科研項目申報指導,帶領青年老師討論國家自然科學基金申請等,為資源開發與利用相關的研究發展積蓄科研力量;為了開展好新課程教學,他鼓勵大家進行教學改革;他對之不理每位老師的科研教學情況了如指掌,每年考核時,主動和成果不理想的老師談心,幫助他們分析短板;在鼓勵老師擔任大學生班主任、學生科技創新指導老師時,他又第一個報名……

    當了解到青年教師、博士后和研究生在成長發展中有大量需求后,劉濤很快開創了青年教師“月月談”講座,為教師搭建鍛煉平臺,也為博士后成長提供幫助,打通了不同群體需求間無形的一堵墻。教師之間的思想交流對教學科研是大有裨益的,不同思想的相互碰撞,會帶來火花式的啟發,產生很大的精神力量,讓大家更有信心和勇氣迎接工作中新的挑戰。

    自實驗室黨支部成立以來,黨員教師先后獲批國家自然科學基金5項、國家博士后科學基金2項、省級自然科學基金6項,發表SCI論文37篇、出版專著4部。支部人人有國家自然科學基金項目,人人有高水平SCI論文,人人參與專著和教材編著。

  

返回原圖
/

 

无烟城到底能不能赚钱 甘肃快3开奖 山西十一选五任五遗 二分彩开奖网站 河南快3大小计划 时时乐上海走势图 财富网股票推荐 福建快三基本走势图 11选5走势图吉林 鑫配网 湖北十一选五规则 新疆11选5有多少奖金 配资中国配资网 内蒙古11选5遗漏值 辽宁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宇轩配资 快三大小规律破解图